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北京赛车pk10投注官网,PK10投注,PK10投注平台,PK10投注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PK10投注官网 >

裴长洪: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是打压中国制度与道路

时间:2018-12-07 07: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点击:
针对此次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指控,长期从事国际贸易问题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裴长洪研究员通过对在华外商投资相关数据的分析,驳斥了美

中美贸易战持续受到关注。针对此次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指控,长期从事国际贸易问题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裴长洪研究员通过对在华外商投资相关数据的分析,驳斥了美国此次对华“301调查”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指控,指出美国对中国挑起贸易战,除了体现特朗普作为商人的个性化特征,即利益敲诈外,深层的原因是要对中国实行战略遏制。美国对华贸易战是美国统治阶层以及政治、知识精英们对中国改革开放从诱导加误判到醒悟的标志,让他们从醒悟再到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需要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未来在对美经贸关系上,我们一方面要彻底粉碎企图让中美两国经济“熔断”脱钩的图谋,另一方面要立足于打持久战。

作者:裴长洪,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刊期:《财经智库》2018年第6期。

中国与美国不仅意识形态根本不同,而且在社会经济政治制度、文化传统等各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异,但是毕竟中美经济贸易关系走过了 40 年历程,双边经济贸易取得了空前发展和成就。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截至 2017 年底,中美双边货物进出口额达到 5300 亿美元;据美方统计,中美双边服务贸易额从 2007 年的 249.4 亿美元增至 2017 年的 750.5 亿美元。其中,美国对华服务出口额从 131.4 亿美元增至 576.3 亿美元,增长了 3.4 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第二大服务出口市场。中美之间投资规模巨大。截至 2017 年底,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 830 亿美元,在华美资企业约为6.8 万家。中国对美国投资存量约为 670 亿美元。另外,中国大量投资于美国金融资产,持有超过 1 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这些都说明,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经济贸易发展的根本性阻碍,经济贸易的交往完全可以超越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距离。那么,为什么今天它就成了两国发展经济贸易的绊脚石了呢?这需要我们加以认真分析和反思。

一、

贸易战的缘起:商业利益之争,还是道义之争

贸易自由化曾经是全世界都追求、向往的国际经济秩序,美国更是不遗余力地宣扬贸易自由化的好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都把贸易自由化增进国民福利和经济增长作为经济学的信条。即便如此,贸易战还是不断发生,最先打贸易战的,也恰恰是宣扬贸易自由化最卖力的国家。从历史到今天的贸易战,可以分成两类,一类仅仅是为商业利益而战,另一类就不单纯是商业利益之争,其中有道义和公理问题,有是非界限问题。

(一)美国对日本四次贸易战

20 世纪 70 年代后,美日之间先后爆发了纺织品、钢铁、汽车、半导体等一系列产品结构逐渐升级的贸易战。最早的贸易战发生在纺织品领域,由于日本纺织品大量出口冲击了美国纺织行业,在美国要求下, 1971 年双方签订了《日美纺织品协定》,日本自愿单方面限制纺织品出口。第二次贸易战发生在钢铁行业, 1974 年美国要求日本自愿限制对美钢铁出口量, 1976 年日本再次被迫和美国签订《特殊钢进口配额限制协定》。第三次贸易战发生在汽车行业,持续 20 多年,最终日本被迫开放国内汽车市场,并自愿限制对美出口汽车数量上限。第四次贸易战发生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和 90 年代初,主要针对日本在卫星、巨型计算机领域政府采购中的技术歧视以及电信、医药和保险等行业的市场开放问题,日本被迫签署了一系列开放市场条约。

美国对日本贸易战的利器:“ 301 条款”调查。 “301 条款”是美国《 1974年贸易法》第 301 条的简称,内容是:当有任何利害关系人申诉外国的做法损害了美国在贸易协定下的利益或其他不公正、不合理或歧视性行为给美国商业造成负担或障碍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 USTR)可根据“301 条款”进行调查,决定采取撤销贸易减让或优惠条件等制裁措施。该条款授予美国总统对外国影响美国商业的“不合理”和“不公平”的进口加以限制和采用广泛报复措施的权力。 20 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总计向日本发起了数十起“301 调查”,几乎每次都成功迫使日本政府做出相应让步。美国对日本的贸易战反映了双方的利益矛盾,美国采取的打压手段是依据其国内法授权的行政措施,在没有国际条约约束的情况下,它不仅畅行无阻,而且确实也很难有公理可判,只能说美国以强凌弱。

(二)美国对欧盟的“301”调查失灵

1993 年,美国与欧盟爆发“香蕉补贴大战”,美国向 WTO 起诉欧盟对农产品的补贴政策,并于 1998 年发起“301 调查”。与此同时,欧盟向 WTO起诉美国“301 条款”违反 WTO 规则。 WTO 争端解决机制于 1999 年成立专家组, 17 个 WTO 成员作为第三方参加案件审理。

这个案件处理得很巧妙。 1999 年底,专家组报告认定美国“301 条款”符合 WTO 所规定的成员义务,规避了从“301 条款”的内容上判断其是否违背 WTO 规则,而且以美国政府的行政声明作出的承诺和保证为基础裁决该声明具有正当性,但要求美国只有在获得 WTO 争端解决机制授权后才能实施“301 条款”所规定的贸易报复措施。这就等于说,你可以根据“301 条款”来 WTO 告状,但怎么判断处理需要由 WTO 授权。这个案件裁决的文字说明给美国留了点面子,但实际上是美国败诉了。由于该裁决符合欧盟预期,再加上“香蕉战”美国做出退让,欧盟没有再提起上诉请求。此后,美国再也没有对欧盟动用过“301 调查”。

“301 调查”的利器为何失灵了?因为遇到了 WTO。过去,美国依据国内法采取的“301 调查”,没有国际规则约束,所以行得通。但是 1995 年成立了世界贸易组织,有了经过所有成员协商一致得以成立的国际贸易规则和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美国不仅是其成员,而且是积极推动者。它不仅需要履行承诺,而且需要让渡其与国际规则有矛盾的国家法律主权。在这个案例中,美国理亏,美欧之间的商业利益矛盾必须服从 WTO 的道义和公理。

(三)美国对中国的“301”调查

1

历史上美国对中国的“ 301 调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