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北京赛车pk10投注官网,PK10投注,PK10投注平台,PK10投注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PK10投注官网 >

我是妖怪,因为我不愿被人类控制

时间:2018-10-11 16: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点击:
我是妖怪,因为我不愿被人类控制,妖怪 古人 传说

电脑屏幕莫名其妙地蹦出一串乱码,就像跳蚤随处留下的脚印。但真正的原因不是系统发生了什么故障,而是电脑键盘擅离职守,那些黑色的按键显然不满意自己长期以来被禁锢在长不盈尺的键盘托上,世界这么大,任谁心里都会生出一种外出看看的冲动。

于是,这些薄薄的黑色方块霎时变成了蠕动的黑色甲虫,全然不顾正在打字者的区区在下的指尖还敲在它们的身上,只忙着一个个擅离职守。平时被敲击得最多的字母和数字键溜得最快,手指刚刚抬起,它们就跑得无影无踪;空格键因为身体横胖,所以跑起来横冲直撞;删除键一直自视为键盘中的不二王者,在移驾他处之前,还不忘宣示一下儿自己的无上权威,只轻轻踏了几步,便将我两天的劳动成果化为乌有。跑得最慢的当属右侧的那些小键盘,它们老态龙钟,慢慢起身摇落身上积的灰尘,不紧不慢地信步而去,倘在平时,这份雍容必定会让在下心生敬意。可惜的是,此刻的我正忙着追赶跑得飞快的1、2、3、4,根本顾不上瞻仰它们的款款尊容。

山海经中的“夔”(kuí),传说中的一种灰色怪物。《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夔形状似牛,没有长角,只长了一只脚,每次出现都会有狂风暴雨。


山海经中的“夔”(kuí),传说中的一种灰色怪物。《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夔形状似牛,没有长角,只长了一只脚,每次出现都会有狂风暴雨。


于是,整个晚上,我都忙于和这些追求自由的键盘进行艰苦卓绝的追逐战。无论是用高级的键盘保护膜吸引,还是粗暴地用苍蝇拍把它们一拍罩住,甚至跪下来哀求他们重返岗位,但它们仍然我行我素,声称再也不愿承受每天上万次敲打的暴政,哪怕手指全部套上乳胶手套,也别想再碰它们一下儿。

面对它们团结一致的自由呼声,我已经黔驴技穷,只能无可奈何地从抽屉深处找出忠实的纸和笔,叹着气重新起笔撰写这篇关于妖怪的专题文章——这就是我这次拖稿拖到现在的原因。

当然,这个拖稿借口太过荒诞,事实上,这场键盘要自由的集体罢工事件,不过是我在连续五天赶工后做的一场怪梦。拖稿的真正原因是这场梦太有趣,以至于我睡过头了。尽管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场键盘造反的梦境有多大真实性。但如果从妖怪的逻辑来看,那么键盘活化四处游走这件事完全合情合理。作为与人接触最频繁的物品,每天受到上千次来自人类肌肤的零距离敲打,键盘获得自由意志想要摆脱这种被频繁摁压击打的命运顺理成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键盘都有成为妖怪的潜质和资历。

但现实是,当我睡眼惺忪地醒来时,发现它们仍然安卧在键盘托上,忠于职守,等待着下一次暴风骤雨般的敲打,完全没有兴妖作怪过的样子。究竟是它们对变妖作怪的兴趣缺缺呢?还是它们已经失去了兴妖作怪的本领了呢?或许“妖怪”这个词,本身就蕴含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兴妖作怪:反常的妖怪世界

“怪,异也。”这是古代最权威的辞典之一《说文解字》对“怪”的解释。看来所有异于常态的事物都可以归入怪的行列。而这又与“妖”的释义“地反物为妖”相辅相成,于是“妖”和“怪”总是比肩携手而出,人们也习惯了“妖怪”作为一个常用词在史籍著述中频繁现身。在宋人编纂的类书《太平广记》单为“妖怪”开列了一个专项,用以放入那些古往今来难以解释的反常事物和现象。可见这类妖怪事件在历朝历代如此频繁的发生,以至于它们完全可以在正常的日常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了这些反常的妖怪的存在,那么就无法让人们意识到正常的生活究竟有多正常。

(清)罗聘《雄鬼图册》。


(清)罗聘《雄鬼图册》。


不妨看一看妖怪的世界究竟有多反常。人们最初对反常的理解或许只是简单的不可思议。被认为现存最早的记述“诸国卜梦妖怪相书”的先秦著作《汲冢琐语》里就记载了一桩怪事,这桩被视为反常的怪事只有一句话:

“蒲且子见双凫过之,其不被弋者亦下。”

两只野鸭子,射中的一只没入水中,而没有被射中的那只也没入水中。这件事情确实罕见,但在今人看来,似乎还没有到达反常的地步。而且两只野鸭没入水中有何意义?为何一定要把它记载下来?记载这条怪事的动机似乎比这件事本身更加奇怪。这让我们不由得感到古人在看待反常事物时的心态极为敏感,以至于可以为两只沉入水中的野鸭子大惊小怪。

但如果我们理解古人的心态,就会发现,在古代世界的意识中,天地万物就像一台精细的仪器一样,齿轮咬合,传带相联,任何一个细微之部出现反常,都是对这台机器正常运转秩序的一种破坏,进而有可能预示着更大的反常事件:也许是个人的疾病死亡,也许是国家的政变战乱,也许是上天降下的大灾剧害。《汲冢琐语》中就记载了晋平公的宫廷乐师师旷从鼓瑟听到的怪音中探知出,在遥远的齐国国都,齐国的君主正和他的弄臣在一起嬉闹游戏,却不小心从床上坠下,摔伤了胳膊。晋平公听到这段怪异的预言后,吩咐人将其记载下来:“某月某日,齐君戏而伤。”为了证明这个从瑟声听出的预言是否准确,晋平公特意派人远赴千里之外的齐国,询问齐侯是否真的在那天与弄臣嬉戏摔坏了胳膊。齐侯听完使者的疑问,微笑着答道:“然,有之。”

如果奇怪的琴瑟声中都可以隐藏一位异国君主的身体状况,那么沉入水中的野鸭子是否也预示着其他征召呢?《汲冢琐语》中没有留下后续说明,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个与它关联的反常事件并未发生,或许是已经发生,但却没有被感知到而已。

每一个反常的妖怪,都应该对应一个合理的征兆或解释。汉代以博闻强识名著当世的东方朔,在陪同汉武帝东游至函谷关的路上,遇到了一只妖怪拦在道中。这只“身长数丈,其状象牛。青眼而曜精,四足入土,动而不徙”的妖怪让扈从百官大为惊惧。但东方朔却不疾不徐地吩咐用酒去浇灌它。数十斛酒被灌进去之后,那只妖怪消失了。汉武帝询问东方朔妖怪的来路,东方朔答道这只拦住天子去路的妖怪叫做“忧”,是祸患所生。这个地方一定是秦朝的监狱,那些遭受牢狱祸患的囚犯们,只能依靠饮酒才能消除心中生出的“忧”来。

这则妖怪轶事被记载在四百年后东晋干宝的《搜神记》里。在干宝去世一个世纪后,另一位叫殷芸的文士,在复述这个故事时,则把背景安排在汉武帝巡幸耗费万千民力血汗建造的甘泉宫的途中。那只像牛一样“忧”怪,也变成了一种“赤色,头牙齿耳鼻尽具”的奇怪虫子。东方朔再一次当起了解说人。他告诉汉武帝,这种虫子名为“怪哉”。当年被秦朝虐政拘押狱中的无辜百姓,“怪哉!怪哉!”的愁怨长叹感动上天,所以生出了这种妖怪虫子。消灭它的方法,仍然是用酒。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